文学咽气了,文旅能兴旺?

一说狗日的,肯定是粗俗,农耕糙文化。但这话不是胡说的产品,咱也是引经据典的,话有出处。

文学,是一个民族的语言艺术,反映的是一国男女的精神世界,想象力,智慧。文学的主要工具是语言和文字。尤其文字,它能定格思想。现在科技发达了,科大讯飞的语言工具已经傻瓜化,带着一个语言盒子可以走遍世界无障碍。

狗日的文学,是陜西籍著名作家路遥的语录。

也发现周围的好多男女,借助手机,可以解决许多问题。包括通信联系,根本不须写字,语音说几句,电脑变成文字了。因此,许多人不会提笔写字了,写十来行的短信文字,错别字一大堆。手机现在最火,视频类,如抖音之类,好玩,不像弄文字枯燥,看图说话,娱乐性极强。

那一年,我是第一次与雷达老师见面。

路遥的名字,恐怕现在社会上逐渐进入江湖主流的80后,90后们是陌生的。路遥的作品,年长些的或许有模糊的记忆,如《平凡的世界》《人生》等。

胡说也做一个科幻试想,人类的毁灭大概从抖音就启步了。将来动脑子,思想,复杂的劳动都交给计算机办理,机器人将比人聪明,而且还更有想象力,有智慧,有比人更科幻的科幻。机器人哪天不开心了,和地球开个玩笑,人类就彻底牺牲了。

1993年的9月份,全国回族作家笔会在银川召开,这是个盛会。来自全国12个省的100多位回族作家参加了这次会议。自治区领导非常重视,记得党委、人大、政协的一把手都到了会。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著名老作家马烽先生也专程来银到会祝贺。为了开好这次会议,宁夏作家协会特地邀请了几位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到会做专题发言。其中就有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先生。当时文学界的人,谁人不识雷达?他要是对某个作品点评一下,马上这作品就会在全国文学界及读者中产生不小影响。比如张贤亮的短篇小说《灵与肉》,当时只是发表在宁夏《朔方》杂志上,没想到被老文学评论家阎纲和雷达看到,马上对这个作品给予充分肯定,并专门进了评论推荐。一下子不仅在宁夏,更多是在全国各省引起了读者们的争睹围观,最终《灵与肉》被成功改编为电影剧本,电影《牧马人》在全国上映并引起轰动。在那次笔会上,我是工作人员,每位专家发言前我都会找到他们先沟通一下,记得找到雷达老师问他的发言题目,他爽快回答:简议长篇小说《废都》。这真是个人人关注的热点,因为自《废都》一出版,與论争议很大,能在我们这个会议上面对面听到雷达对这个作品的看法真是太好了。

记得路遥,是因为我看过人生改编的电影。故事也简单,一个叫高加林的农村后生,有了文化后,进城还是回乡,村里有爱他的女娃,城里又有中意他的姑娘,很烦很纠结很难下砝码。没有重彩浓墨,淡淡的写意画,定格了一个社会变革阶段的人脸。文学这个玩意儿,和绘画和建筑艺术不同,人家是画皮留骨的,文学是钻进肚皮里切脉络,找神经,把时代的骨髓和血相留住了,也即准确表现了时代横断面。这就是文学的价值所在吧。

为什么人类要走向毁灭,因为人一旦走向造物主设计的反面,不想吃苦受难,不想付出代价取得,文学也娘希匹的完蛋了,养一群贪图享受的动物干什么?

这天下午雷达发言,他说《废都》是一部作者大胆披露自己灵魂的书,私人的经验性和个人性很强,我认为悲凉的世纪末情调过于浓重。这个问题是值得研究探讨的。有些作家同行认为我是《废都》的支持者,其实我对《废都》的很多方面是批判的。在大的社会转型期,贾平凹将知识分子自身的主体失落感表现得很真实。庄之蝶经常为找不到自己而郁闷,实际上是写了一个人的异化,是我又非我。《废都》也写了一些客观现实,物欲、色欲、情欲、金钱欲正在吞食文化人的灵魂,是物质对精神的一种高度挤压。《废都》写了四个文化名人,而这四个人最终都变为废人,具有心灵的真实性。但《废都》也有严重的缺陷,我最不满意的是书里面有一种成熟的士大夫情调。贾平凹写的都是些带着传统烙印和负担的人物,他们在现实面前一筹莫展。特别是对于女性的态度是我所不能同意的,这是一种对女性赏玩的态度。对于性的描写,我也有些看法。《废都》吸收了《金瓶梅》的写法。特别是后面加上框框、此处删去多少字等等毫无新意,能否換一种更中国化、东方化的方式来表现?作者带着一种痛苦的心情,说《废都》是他的安魂曲。在艺术上,《废都》有一定的价值,它将中国古典小说的技法揉合得不错,在小说语言上应该说有一定的长处。《废都》是一部广泛流布的作品,我认为《废都》可能会作为一个长久的话题在文学界争论下去。

路遥的才华横溢,可惜他英年早逝。1949年生,1992年就因病归西了。在中国文学界,他走的有点过于仓促,不然一定可以成为巨匠。现在文坛上号称巨星闪烁,阿猫阿狗只要讨人乖巧的叫几声,有插翎子的捧几下,巨星的商标就可以沾上。于是就能有了名片上写不完的衔头,出场费也有了明码。

说的玄乎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有胸有脑的自己想去。反正全民闹钞票,科技速度日行千里,把文化扔到一边做了娱乐游戏,真不知道人要活成一个什么样子。

雷达发言时,大家听得聚精会神,发言结束后,又都意犹未尽。会后,不只一位参会代表对我说,给雷达老师安排的时间太少了,哪怕再延长点儿时间结束也好,听他的评论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次难得的学习。

路遥没赶上好时光,如果他活到今天,一定不会骂出狗日的文学。他走了后的20多年的世界,是他梦不来的风景。他若活到现在,估摸着有两种结果,一是更加深沉,当年笔耕的辛苦,呕心沥血才让它短命。今天的故事,上心的作家得把肠子肚子挖出来祭笔。也许能写出惊天动地的力作。还有种可能,路遥或许彻底抛弃了狗日的文学,在作协的写字楼里弄到一张很大的班台,有衔有车有秘书,笔墨生金,坐台就有出场费。他有条件啊,陜西的大作家其次,关健他在50年前还住过梁家河的窑洞,和大大彻夜倾心相谈过的,那是不一般的情分啊。

说到正题。全国又在大跃进文旅了。文化旅游,目标很明确,也是为了产业化,弄钱,造血,养活人。有什么错呢,政府给百姓着想,吃饭是天大的亊。于是就大把的烧钱,许多人跟风注册,有脸没脸的都要搞文旅。呵。

少年才华毕露,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活40岁的路遥太惋惜了。功不能尽使,力不能尽用。做文学是熬心的事,笔下流出的不是黑字,是感受了社会现实后,加了心血炖出来的情感和精神。你看中外历史上的大文豪,俄国写《当代英雄》的莱蒙托夫,还有我国唐朝不逊于李白杜甫,号称诗鬼的李贺。都是少年才气闪耀,声闻大地,可怜都是活了27个华年都撒手人寰。所以,聪明人千万不要做文学,上了这条道的不是一根筋,就是神经病。若有这份心力,股市上弄钱,或者弄个干部,上好的日子过。

最近,连续接触了多个国企的、民营的投资公司老总,都活在了云梦山云雾山,迷失了方向。都愁着寻找好项目。可现实又如此的残酷。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怎么文旅产业投资这么效果差。

1998年,为迎接共和国成立50周年、宁夏自治区成立40周年,8月份,宁夏文学创作工作会议在银川召开。这次会议是为贯彻中宣部、中国作协关于抓好精品力作,进一步充分调动作家的积极性,努力创作出优秀作品而召开的。这次会议,我们宁夏作协邀请了茅盾文学奖得主、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先生到会,同时也再次邀请了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先生来银给大家办讲座。自治区领导同样非常重视,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的王正伟同志出席会议并讲话。宁夏文联主席、作协主席张贤亮和自治区各县市宣传部、文联、作协、文学刊物负责人、全区创作能力强的作家都参加了会议。这次创作会议开得很隆重。中国作家协会还专门为宁夏这次会议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

狗日的,这是句骂人话。可在山西陜西等北方省份,在村街在家户,这句话是常挂嘴边的,不一定非是恶毒的攻击,多是不如意的发泄。

不差都不行。主要是什么原因,胡说的判断是,文学都快咽气了,文化灵魂都快饿死了,广大人民群众没有了想象力,去的地方没人讲出美好的故事,水泥钢筋铸上一批高大上的人和物,外加豪华的游乐设施,呵呵。娱乐产业大发扬了。

1998年这次,是我们作协第二次邀请雷达先生来银川为全体参会的作家们做讲座了。之前我与雷达老师在工作上已经连续沟通联系5年,很熟悉了。每年在北京中国作协全委会或在全国的文学会议上都能见到雷达老师,看他那么平易近人,总会和他一起聊聊,或就工作上的事与他沟通,或听他谈谈全国文学界的信息,也给我们提点儿意见建议。

路遥的原版,狗日的文学这句话,据传是源于他的文学作品获奖。作品在北京被评了大奖,按说是应该高兴的跳起来的,他只高兴了几分钟,马上眉头皱起了。原因是,一分钱还难倒英雄汉,去北京一个来回,汽车火车还有旅馆费,好大的一笔钱呢。路遥愁坏了。最后还是同胞兄弟给他帮助了几千块。在临上火车的时候,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憋出一句,狗日的文学。是的,麻烦的根源就是喜欢了这种又恨又爱的码字营生。

文学咽了气,壳子就是娛乐了。文化是什么玩意儿?全民都乐呵呵游呀逛呀,精神没了。

这次一见面,我马上向他沟通汇报:明天上午先请陈忠实做专题报告,下午全由你来讲。我开玩笑说上次都嫌你讲得短了,这次呢?他马上笑着说,3个小时行了吧?题目是《九十年代的中国文学和小说创作》可以吗?我说太可以了,太好了!

文学这种东西,太入戏了伤神伤心。作家为什么是神圣的名号,胡说以为这个名号是仅次于佛爷和菩萨的。佛菩萨自己艰苦修行,读懂了世界,后来把自己也搞明白,觉悟了以后就普渡苍生,用心来启发大众,减少挫折,减少灾难。作家呢,做的是灵魂加工的活儿,挖苦心思的呼吸现实的气味,把这些灰白的生活还要加料做菜,讨好的编成一段段故事,给俗世男女做出一道道文化餐,让人们透过迷雾看到现实的本质,把美好和正能濡化到人的心间,把历史定格在一面。辛苦吧,狗日的文学。

文旅产业没有文化、文学的灵魂支撑,打出来的必然是一张张烂牌无疑。

那天下午,在银川沙湖宾馆大会议厅,雷达先生做了专题讲座。他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多元并存、众声喧哗的文坛,在某些情况下,艺术品已成为商品,商品意识已无孔不入。传统的道德和情怀已失去原有的地盘。我们是在这种状态下进入了九十年代的。九十年代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是文学功能的全方位化,不再仅仅具有教化功能和认识功能,也具有了审美功能,甚至娱乐功能和宣泄的功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对文化的需求已经是多样化的。而近年来作家的人文立场也出现分化。有所谓"激进主义作家群",如张承志在《心灵史》中强调宗教精神,要维护一种"清洁的精神“,张炜则更多强调回归自然;有被称为"文化保守主义作家群",如陈忠实、贾平凹和西部的一些作家,至今仍强调对传统美学的张扬;更庞大的队伍被称为"现实主义作家群“,如王蒙、李国文等。他们更高度认同现实,既强调终极关怀,又强调世俗关怀。我认为应该允许作家保持自己的人文立场。作家的人文立场应该比政治家、社会学家、法律专家更加多样化。现在文坛出现了一股怀旧风,如王蒙的《恋爱的季节》等,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很受中等文化程度读者的欢迎,他专拣历史中具有传奇色彩的事件,加上自己的文化感悟写成散文,语言也比较好,很好地发挥了他自已的优势。读他的散文没有阅读史学的枯燥感。张贤亮也知道社会读者需要什么。近年还出现了大量家族文化视角的作品,《白鹿原》是其中之一。

作家,概念细掰开说,就是创作是专业,发现是本分事。这种行道的残酷性就在于和别的职业不同。一种事业的深化成功,就在于一根触须的坚持,咬定青山不放松,坚韧必有成就。作家不是。作家是天然的操闲心,像海里的水母一样,长着无数根的触须,扫描全方位的动静,与己关系的事,不相干的风吹草动都走在心里。外界一丝一缕的情感,自己憋在那里会掰扯成千丝万缕。然后写成诗,编织成故事,给作画编舞留下想象,再弄成哭笑哀乐的戏剧让人们欣赏。所以文化对人来说,是逃不脱的熏染。吃饱喝足的,肚皮欠缺的都得去文化。文化呢,得先有文学加工了灵魂,然后再披上戏剧,绘画,书法,舞蹈,音乐等外衣,现在时髦了,动漫,游戏,呵,掉到地上,大众共享。娱乐死了,是你自己的责任,电影局文化局蛋的过失找不着。人类演化的各种艺术,说来说去,文学肯定是艺术之母。作家的角色,和丑陋的老母亲一样,孩子一个个长的漂亮俏俊,自己却辛苦的老迈。你看古往今来,遇到讨厌文化的皇帝,从秦皇到清祖,首杀的就是码字的作家。遇到歌舞升平发财的年代,作家是鸡身上的肋骨。所以,路遥为什么说狗日的文学,大概是发泄存了好久的郁闷。亲爱的路先生咋死的,他是肝硬化肝腹水,一直心里不痛快,把人间的戏变成自家的戏,陷进泥沼里出不来,呜呼哀哉了。哼,狗日的文学确实害人不浅。

没有文学会是什么?

雷达老师在讲座最后,还就长篇小说问题发声,关于文体,我们现在对文体规律并不是很重视。长篇小说太多了,今年已出现滞销现象。大家对长篇文体和对长篇的要求理解得还很不夠。创作出好的长篇小说,有时是一个作家一生的积累、感悟、库存、哲学思想和人生观的喷发。 3个小时的专题讲座结束了,讲座内容之丰富,信息量之大,见解之精粹让与会的宁夏文学界同仁们兴奋异常。我也在一个小本上尽力地记下了他的讲话,同时心里感受颇多。这回大家听得过瘾了,而雷达老师真是累坏了,他当时就跟我说,后来他的眼前一直黑蚊不断,差点坚持不下来了。我只能说您真是辛苦了。 刚一讲完,雷达马上要飞返北京。去机场前,他还特地到宁夏四十大庆的庆典工程一一银川光明广场去看了看。看后,他笑着说:不错、不错!送他时他和大家一一握手道别,还说这次宁夏作协还安排我看了贺兰山岩画,看了这些远古的岩画,真是让人感概无尽啊!后来他特地把这次在贺兰山岩画前拍的照片放在了他出版的散文集里。这一年他写了散文《走宁夏》,文章中侃侃而谈了他对宁夏的所见所闻,充满感情。

好在改革开放了,怀旧文学,伤痕文学,热闹了多少年,一下子又被互联网捏住了麻穴。码字的杂志、报纸突然变成没多少人带见的丑小鸭。谁还顾得上思想,游戏足够耗时间,全社会的男女都忙着发财挣钱腐败。除了作协那些个老码字匠关起门来自娱自乐,作家成了最不称钱的浑号。谁要再靠码字去养家糊口,方便面必须是家常便饭。有了视频,有了随手的自媒体,厕所也可以编出喷饭的段子,要作家何用?会逗人笑的,长两条好大腿就巨星了。狗日的文学,路遥真有先见之明。心脏跳动就好,温柔躯壳了,灵魂有没有真无所谓,只要眼晴是雪亮的,走在路上别错过掉在地上的金子。

就像没有了堂吉珂德,人们会忘记了马德里这个城市是哪国的。没有了果戈里,托尔斯泰等,俄罗斯的形象会贬值,没有了历史皇帝的故事,紫禁城不过是一座宏大的老院子。如果没有了上帝,全世界的尖顶教堂,就是座座模样雷同的砖瓦建筑物。没了佛菩萨的内容,你到古刹对着泥塑磕头又是什么意思!

作家,文学,狗日的骚动越来越少了。谁敢说文化沙漠了?可是闹艺术的越来越多了。书法家,歌唱家,画家,舞蹈家等,大师遍地走,专家教授多如狗。这些快乐艺术好啊,开心鸡汤,可以设计金银杯子玩奖场,可以复古跪礼收虔徒,多好玩儿啊。码字的傻子廖若晨星。况且,码了谁看呀。码字的事情是掏心挖魂的,经常把藏在骨子里的肮脏抖擞出来,给美丽的世界扒出粪来,尽是制造烦恼的多不好。想码也行,你看现在诗人满天飞,风花雪月,圣贤赞歌,或者跳进林妹妹葬花的河里,或者爬进皇家皇妃的坟墓堆中考古,学习人家二月河。呵呵,狗日的文学。

文学,这些壳子里装的就是文学。

2008年7月,宁夏第五辑《金骆驼丛书》首发式在银川举行。为鼓励宁夏本土作家长篇小说的创作,自1998年开始,在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支持下,宁夏文联、宁夏作协建立了宁夏长篇小说的创作机制,对《金骆驼丛书》的创作出版给予扶持,到2008年,这项工作已经进行十年,这套丛书已经先后有5辑16部长篇小说出版。为了进一步总结长篇小说创作经验,借着此次首发式的举行,我们第三次向雷达老师发出了邀请,请他为宁夏作家、部分高校教师和文学报刊编辑们,就我国现阶段长篇小说创作状况和宁夏作家创作中需要借鉴的问题进行专题讲座。

文学,狗日的,虽然它是千秋万代的东西,虽然它说起来是民族的气,民族的魂,可它弄不来鸡的屁,它似乎和每个人家过的好不好沒任何毛关系。我们有的是世界顶尖的高楼大厦,有足够宽的大马路。

人类生产力的持续发展,都是以思想的一次大解放为前置。欧洲十七、八世纪的工业革命,首先是伟大的文艺复兴。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取得这么大的建设成就,最应感谢的也是真理标准大讨论,以及相应的文学艺术大繁荣。人的内在动力和热情释放了,社会生产力自然进化的快。

头一天又去找他沟通,一见面雷达老师就告诉我,讲座题目是《我们面对什么》,这次不用你问,我直接告诉你了。两人为此都笑了。我说明天首发式先由作者发个言,然后有两个小时都交给您讲,您看行吗?雷达老师马上提出自已的意见,说我讲上1个半小时,然后留上半个小时让大家谈谈想法,大家互动一下且不更好?我说:好,就按您的想法来!

或许也有一天,我们也会突然意识到,狗日的文学,也许就是山寨壳子里的软件。那个忽视了的中国芯,要比高大的骨头架子重要的多。

且不说文化,文学已是奄奄一息。

第二天上午整十点讲座开始。大题目:《我们面对什么》,四个小题目:1目前文学所面临的状况;2互联网的发展;3长篇小说的发展情况;4西部作家长篇小说的创作特点。对雷达老师当时所讲,给我印象更深更有感受的是第4个小题,所以尽可能地记了下来。

狗日的文学,你是什么命呢?

现在网上线下码字的人属于可怜人。笔者如此。号称勤快辛苦的小网虫,自从蹭上了自媒体,手就痒的闲不下来。人有了欢喜的心,就会犯贱。爱上了码字,也是娱乐工具了。捎带弄点儿思想,把人们鲠在嗓子里想说说不出的话,爬在手机屏上,有一吐为快的兴奋。

记得雷达老师当时说,为了更贴近我们宁夏作家,我想谈这么几位西部作家,也就是陕西的这几位:路遥、陈忠实、贾平凹。他们的创作为什么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功?他们又遇到哪些问题?他们又存在哪些危机?虽然我们宁夏作家名气没他们那么大,但遇到的问题应该都差不多。

文学的作用就是给人们讲故事,把正儿八经的想法记下来。把当下记住,把明天的好梦记录了下来。或者编成诗歌,小说,戏剧等,制作出需要的精神食粮。

这三个人都不是在现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路遥写陕北,陈忠实写关中平原的农耕文化,贾平凹写陕南山区。这三个人在中国当代文学上都算得上是奇迹,在一个省集中出现这么三个人是不简单的。三个人的主要作品:《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废都》的发行量都超过百万册,都具有全国影响甚至世界影响。路遥《平凡的世界》出来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后,投票率是最高的。我在《求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诗与史的恢弘画卷一一论平凡的世界〉》。为什么《平凡的世界》那么受欢迎?到今天还有人在读,大学生还很爱看?这本书叙事很传统,他受影响最大的是柳青,路遥自述他看《创业史》就看了七、八遍。《平凡的世界》里最前面的话就是引自柳青的。但他的作品叙事还是属于平面层次,一直没有进入文化层次。如果说陈忠实比路遥高,就高在陈忠实进入了文化层次。但路遥的书受欢迎极了。我认为路遥作品的主要价值就是励志。

曾几何时,文学家,作家都很值钱。玩弄思想的人,正符合国学大成圣人孔子的说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草根人明白这两句话,意思是用脑子劳动的人管人,用身体辛苦劳动的人被人管。

再说说陈忠实,《白鹿原》出来后,许多人说陈忠实变得让人不认识了。因为陈忠实过去写的作品都不能与《白鹿原》相比,《白鹿原》上了一个很高的台阶。我总感觉对《白鹿原》的认可包含着两个层次,一个是《白鹿原》确实存在着一个宏大叙事的骨架,另一个是人们将期望值加了进去,我们希望有与世界对话的作品,我们希望有具有国际盛誉的作品,而大家把这种希望投注给了《白鹿原》。我觉得《白鹿原》是经得起阅读的。有许多作品经不起第二次、第三次阅读。什么叫文学经典?文学经典就是每次读它的时候,你总有一种初读时候的新鲜感,并且能喚起你许多美好的东西。所以说《白鹿原》让陈忠实上了一个很高的台阶,他是我们西部作家的自豪。

臭老九,在改革开放后空前的吃香了一阵子。上世纪80年代,百花齐放,有战国时代诸子争鸣的活跃气氛。思想要解放,头脑需灌浆,杂志报纸满天飞。工资也才5、60块,弄思想的臭老九写几篇稿子,稿费几十上百是常事。弄个作家、诗人玩玩,走到那里也被供成了大爷。

贾平凹大家可能更熟悉,也更感兴趣。我最早编辑过贾平凹的文集,我在总序里说,看起来这个身材绵薄,头颅也不硕大的人创造力是惊人的。一旦打开他的脑袋,便等于掘出一个取之不尽的矿藏让人惊叹。一个人的创造力能有这么多吗?他现在已经创作了千万字的作品,而且他的跨度之大实属罕见。他是在多面领域取得成功的作家。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特别是散文都写得非常好。长篇散文《商州初录》可谓是十分经典的作品。所以贾平凹现在怎么走,还能不能突破自己,是一个很大问题。学养呀!他也写了一些非文化的东西、民俗文化的一些东西,但还是不行。他已经竭尽全力变着法让作品有新鲜感有吸引力,但我认为他的创造力因学养不夠受到了很大影响,到底能走多远是一个未知数。89年曾统计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共有87名,基本上都受过高等教育,而且通晓多国语言,通晓许多艺术,甚至有些人就是戏剧家、评论家。而我们的作家,文化程度不高,这就影响他走向世界,成为世界级的文学家,这是一种局限性。

后来分化了,所谓科技的老九们,踩在了时代的脉膊上,直接能造成了鸡的屁(GDP),地位也就越来越高。直至现在科技创新,只要能混到副高正高,走到趋势点上,运气好的拿项目投资,国家补贴。这批人活的顺风顺水。有没成果无所谓,反正是搞经济,糟践多少也合理。

雷达讲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果然及时收住,他热情邀请在座的作家、高校教师、文学编辑向他提问题或谈自己的看法,一下子整个会议大厅活跃了,踴跃举手者很多,文学讲座变成了热闹的文学座谈会,最后如果不是工作人员催促已经到了用餐时间,雷达老师和大家的相互对话简直就收不住了。

文学人可就惨了。国家不给花这份闲钱,资本家更是趋利的动物了。

中午宁夏文联领导与雷达一起用餐时,雷达笑着说,这次会议开得好,不光是我一个人讲,而是大家对话。宁夏作家们发言热情,各人发表各人的意见,有对话有沟通,气氛热烈愉快,太好了。光慧同志会议组织得很好。没想到雷达老师猛地在领导面前表扬我,当时真让我不好意思了。我知道雷达老师很善良,他一直对各省作协驻会工作人员很体谅,总是抓个机会就表扬鼓励大家一下,关心维护他们,争取领导对大家工作的理解和支持。记得2001年,我在北京参加中国作协全委会,中间,北京晚报社请西北几省作协负责人吃个饭,我也是被邀请者之一,旁边一桌是著名的老作家、老评论家,忽然我又听到雷达老师的声音,他正对著名老作家李国文介绍我的情况,说我是宁夏作协驻会副主席,也是报告文学作家等等,我赶紧低下头,内心非常感谢雷达老师对我的关心支持。我的报告文学集出版后,他马上翻看,并给我提了很好的意见,还说再出的时候可以把书名改变一下。

这个社会什么最值钱,钞票。发财不是最要紧的,钱也不是最重要的,关健是没钱。没钱就会遇到一系列生活难题,买房子,买车子,娃上学,病了应对白衣天使。

他一直关心关注在作协基层工作的同志们,每逢开会他都会给认识的各省参会同志打个问候电话,或者直接到房间看看大家。那年参会报到后,贵州的杨胜利说雷达刚才来看看我,我说雷达老师刚也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好。2002年我病重住院,雷达知道后,专门从中国作协研究部跑到创联部,把我的情况告诉了谢真子主任,两人一起马上向银川打电话问我的身体情况,让正在治疗中的我感到十分温暖。

寸步难行的时候,你才明白文学其实狗屎不如。不行试试,你跑到乞丐扎堆的地方,给他们吟诗弄句的话,他们会拿打狗棍儿戏弄你,嘲笑诗人是神经病。自古文人多寒酸,尤其今天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流氓婊子有钱,照样体面的风光。清贫文人,没有寒酸,只有更寒酸。

雷达老师三次来银川,相信每一位有幸聆听他文学讲座的宁夏作家朋友都受益匪浅,这会成为每个热爱文学的创作者、写作者内心永远保藏的珍贵记忆,成为让他们终生受益的学养的积淀。

因为思想不值钱,文化不值钱。

人才难得,而又天妒英才。3月31日猛地传来雷达先生竟然去世的噩耗,真让人痛惜不已。请先生一路走好,您永远是我们宁夏文学界的良师益友。

文学到底是怎么了。笃定是弄不下去了?

余光慧 原宁夏文联副巡视员、原宁夏作协副主席

笔者自小就是文学爱好者。啃水浒,看三国,中国的外国的思想家,作家,心里非常敬拜这些讲故事的人。他们把平淡的事情串成人物命运,描写出吸引人的动人故事,一串串故事变成文化信息,一代又一代溶化到世间男女的血液中,久而久之成了历史文化,地方文化,民族文化。这些东西谁也知道,它是一方土地最宝贵的财富。金银财宝变成灰,而这些文学却是不朽的遗传。

文学正被当今社会抛弃,剩下几个玩弄风花雪月的闲客当茶水喝了。

没有文化文学的文旅产业,试问能做出花吗?

我们在省城这个制高点俯瞰全省。

前几天,与一帮本省文坛的大V聚会。席间听到议论,说代表本省最高水准的XX文学,订阅量不足一千。还有相应的几本文学文艺刊物,发行量都少的可怜。如果没有政府给些补贴,这些个编辑部都得关门大吉。

是什么原因呢,大致有几个。一是互联网的冲击,传统印刷读物没人看了。二是没市场了,写的东西烂,关心文学的人不多了。互联网呢,是老板的平台,早就让经济股评人发财,暴发户讲座,国内外玄乎事儿,情色视频,明星绯闻等分割占领完毕。干净的文学只挤占一丁点儿份额。

文学这只丑鸭子,人们不再待见她了。

价值决定价格。

多年前,有这样一种现象。当我们上学,或者就业或调换新的单位时,总要填一份人事表格。表格其中有自我介绍的特长一栏。就是让你自述有什么本亊和长项。在这一栏中,好多人不约而同的填上了文学爱好。为什么呢,这是很体面的,表示自己经常看书,阅读文学当然属于有文化了。文化人当然招人喜欢了。

现在呢?特长栏里很少人写文学了,写的大都是计算机,唱歌,跳舞等。实用嘛。码字又创不了效益。阅读更和利润无关。

这也就累积成了民族阅读数据,以色列人均每年看书六十四本,匈牙利六十三本。国人看几本。

文学文艺人活的寒酸,但民间还是有一帮不离不弃的情怀男女。去年,有热心的朋友,召集了20位男女,到他的文艺沙龙小聚漫谈。这些男女都有自媒体小平台。在谈到个人收益这一块,大家都觉得脸红。如果专业做解决吃饭的营生活儿,恐怕连方便面也泡不起。

这边是文学的奄奄一息,那边是文旅产业的大干快上,鲜明的反差。硬件可以成千万成亿的去烧,烧砸了,烂尾了也不要紧,只当交了学费。而对文化文学的培育,政府没有看见或没当回事。觉得弄这些笔墨的,这些吃饱饭码字的,那些个愤青弄思想的,纯粹是酸文人的游戏。现实也是,写书法的,绘画的,唱歌跳舞的真不少,大家都当这些个是文化了,而且大师满地走,名家多如狗。声色犬马,游戏的热闹。

对金钱,权力的崇拜,对文学文艺的蔑视,斗鸡斗狗热闹,沉淀读书败兴。整个社会文化不浮躁不行。

文化旅游的根本目的,不是给山水穿衣的,不是给闲人找亊的,它应是一个民族一个地方的文化自信,是主客到这些地方,与灵魂的探索和对话。

禁不住就想到了,假如文学咽了气,文旅能兴旺?

本文由必赢56net发布于必赢56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咽气了,文旅能兴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